|  

首页-新闻风景线

故乡旧情(亚洲城公司退休员工 隗金明)

2018-07-13 09:22:37  来源:亚洲城热线


  秋高气爽的日子,我驱车奔向阔别多年的故乡。

  我的故乡在安陆城郊的一个古老村落。那是我童年生活的地方,也是个美妙绝伦的地方。村子面朝一条长河,背靠一片山林,傍依一塘鱼水,房前屋后种满了庄稼,全村人每天都沉浸在醉人的绿色之中。我那时候经常和一帮淘气的小伙伴跑到田头地尾玩耍,肚子饿了就埋火野炊,诸如土豆、红薯、花生、蔬菜瓜果等等,都是我们的自助美食。大人们也不责骂我们,只是叮嘱:“吃,只管吃,莫糟蹋(浪费)就是了。”我每天背着书包到城关小学上学都要经过禹王庙、土地庙,穿过古城墙和铺满青石板的不知哪朝哪代遗留下来的一条老街。放学了,或是到小人书店里看小人书,或是到茶馆门口听听楚剧和说书,或是到皮影戏厅里赶个免费尾场,直到玩够了才回家。

  流经村前的一条河叫涢水,安陆人称它为府河,是汉水最大的支流。河水碧蓝碧蓝的,清澈透底,老远看见它就想扑上去喝几口。家乡人用府河水酿造的涢酒醇香四溢,久负盛名;用府河水泡制的白花菜成为湖北一绝;用府河水烧炖的滑肉滑鱼是远近闻名的特色美食,还上过国宴。

  府河沿岸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滩。一入夏夜,星月倒映河水,萤火虫漫天飞舞,沙滩上的奇石怪贝闪闪发光,天然组合,交相辉映,似飞来闹市,似落地银河。府河彼岸的远处有一座形似宝鼎的山峰,名叫白兆山。雾雨天时,白兆山朦朦胧胧,时隐时现;一俟放晴,山体轮廓分明,山顶林木清晰可见,甚至能看到一棵参天大树在迎风摇曳。那棵大树叫李白树,相传李白“隐居安陆,蹉跎十年”,时常在这棵大树下一边豪饮涢酒,一边狂放吟诗。“李白树”因此得名。每每遥望白兆山,听着老人们讲那山上的神奇传说,我的脑中总是充满着无穷无尽的幻想。

  几十年后的今天,当我重新踏上故土时,发现我的故乡大变模样:人多了,车多了,平房变高楼了,街道变宽大了。这些变化当然是好,可有些变化却叫我不敢恭维。比如说,古城墙、老街道、土地庙、禹王庙不见踪迹;老茶馆、皮影厅、小人书店被麻将馆、网吧、游戏厅替代;清澈的府河被蒙上了几层浑浊;金灿灿的沙滩被掏挖得只剩下坑坑洼洼的泥浆;雾霾缠绕着烟尘几近吞噬了白兆山。如此的变化使我看不到记忆中的故乡,顿生几分乘兴而来的缺憾。

  我热望还原我的故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