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

首页-新闻风景线

一方井,归乡情(亚洲城鸿泰商务咨询 邓志兰)

2018-07-06 16:38:56  来源:亚洲城热线


  有阡有陌的故乡,纵横交错的田埂,无意识中成就“井”字,以井喻家乡。

  淳朴乡间,井,是一切生活用水的源泉,到底是我们的祖辈把乡村依井而建,还是定居后挨着房舍挖井,无从考究。好似每公里内有一口井,或在阡陌纵横的田间,或在参天大树林间,或与古槐树相邻……

  离家最近的井旁,就生有一棵槐树,不知其年岁。每到槐花盛放,就正式宣告盛夏即将来临。虬枝挂满碧绿与洁白,那一串串散发馨香的花儿,含在嘴里全是蜜甜。

  陌上少年,有他心仪的女孩。烈日酷暑,透过层层叠叠的槐树叶,若再带些许微风,也是沁入凉意,令人贪恋。携一木凳,一木桶,一本书。木凳依放在槐树旁,打一桶井水放身边,书落与腿间,一手扶书,一手放桶内,偶尔拨起水珠,将整个夏日炎炎逼退。绾起的长发,散下几缕,被女孩拂在耳后。少年立在远处,欣赏槐树下的风景,铭记下故乡的井,故乡的人,毅然转身。不曾想,一转身便是一生。那些没有开始的情话,更与何人说。

  人的一生,若有了背井离乡,那么终其一生的期盼,定少不了落叶归根。离乡缘由千万种,或躲避战乱,或无情天灾,或追求前程。不论哪种原因,希望家乡平安繁华的心是一样的。果是故乡的最甜,月似故乡的最圆。梦回罗幔,众里寻她,槐树依旧,依井佳人不在。

  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。长大后,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我在这头,新娘在那头。后来啊,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外头,母亲在里头。而现在,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,我在这头,大陆在那头。

  当代著名作家余光中,表达意志和理想的作品,显得壮阔铿锵;而描写乡愁和爱情的诗,却又那么细腻而绵长。他的自身成就,好似一方井,供众人汲饮。

  故乡的井,深邃睿智,冬暖夏凉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,虽深沉低地,却品行高洁。任何人索取时,与之对望,你投以微笑,他报以纯粹,并笑开微浪,滴声入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