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

首页-新闻亚洲城文艺

迎新春 话年味:​童稚的心里,盛满熨帖的热力

2018-02-12 09:36:33  来源:亚洲城热线


  胡超(公司总部机关)/讲述

  岁末年关的时候,是做肉糕的时候。

  肉糕是我的家乡湖北麻城一带的特产,正月里招待上门拜年的客人少不了它。先把鲜鱼和猪肉剥皮剔骨剁成浆,然后将红薯粉和水按比例放入盆内与肉浆搅拌均匀,并加入姜、盐等佐料,最后倒入垫上了塑料薄膜的蒸笼,倒入蒸笼后猛火蒸熟即可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一笼肉糕大概需要10斤鱼,13斤肉,光是给鱼和肉剥皮剔骨这道工序就不容易,更别说怎样掌握各部分的比例和火候了。因此,做肉糕是一件麻烦事。除了过年和婚丧嫁娶等大事,平常日子可不容易吃到。

  最好吃的肉糕是热肉糕。在家乡的方言里,并不是所有热乎的肉糕都可以叫做热肉糕,而是专指刚蒸熟出笼的那种,凉了以后再重新蒸煮烹炸加热的不能算。这样的肉糕由于刚从猛火上端起来,内部热力膨胀产生的空隙还没来得及收缩,鱼和肉的油脂得以充分地沁出表面,又松又软,香气四溢,最为滑嫩爽口。咬一口,满嘴流油,但却丝毫没有肥腻的感觉,想起来便令人心动。

  小时候,做肉糕是岁末家里一等一的大事。那时候绞肉机还没有被广泛使用,鱼浆和肉浆都是手工剁成的,制作过程常常长达一整天。头一天把做肉糕要用的鱼、肉、姜、蛋等材料准备好,请好师傅,第二天才能正式开始。在这一天,做肉糕的师傅早早地上了门,抽了烟,喝了茶,休息好了就正式动工。先是剁鱼头,然后沿着鱼的脊椎骨切下两侧的腹背肉。将腹背肉按紧一边,用利刀斜着切进去剥皮,然后换另一边。卸下来的纯鱼肉还要切成一指宽的鱼肉条,这是为了一会儿剁浆的时候方便。切好鱼差不多就是中午了。用上午卸下来的鱼头鱼骨熬一大锅汤,再炒上一盘鱼杂和青菜就是一顿大餐。这一餐必须吃饱,因为接下来必须一鼓作气把剩下所有工序完成,这一过程可能长达十几个小时,到吃饭时往往已是深夜。

  下午猪肉的制作方法差不多,最后也被切成一指宽的猪肉条。然后把两种肉条分别剁成浆,再按一定比例混合起来,倒进直径一米宽二尺的大木桶里加入红薯粉和水搅拌均匀。最后就只剩下上蒸笼耐心地等待了。

  那时候,我和姐姐还没有离开家乡上学、工作,爷爷也还没有过世,常常是一次蒸上六七笼肉糕慢慢吃。因此,这一等待的时间也极为漫长。对于我们贪吃的小孩子来说尤为如此。一边在院子边和小伙伴们玩着机关枪和小鞭炮,一边却又时时惦记着灶上不时飘出的香气。跑到厨房问了一遍又一遍,把肉糕师傅烦得不行,挥手把我们赶得老远。夜深了,也玩累了,这时候肉糕就该蒸好了。白嫩嫩,绵乎乎的热肉糕从蒸笼里被倒着扣出来,散发出一种诱人的香气。好不容易祭完了菩萨,急忙用刀切下一块来,顾不得烫就拿手塞到嘴里。一块块热气腾腾的肉糕经由咽喉和食管直达胃部,释放出一种令人熨帖的热力,童稚的心里于是开出一簇簇明艳的花。

  后来,我们都逐渐长大了。不再遵循那些传统的习俗,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强烈地渴望着过年。家里人少了,再也吃不了那么多肉糕了,若不是父亲单位发的过年福利中有好几条大鱼,说不定我家今年就上街买两笼肉糕算了。或许十几年后,家里的年货清单中不再有肉糕这一项,可是我依然会记得,只有吃着腊月隆冬的热肉糕,这才叫过年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