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

首页-新闻风景线

如果在天桥遇到一个乞人(亚洲城乘用车 林长文)

2018-01-12 09:14:53  来源:亚洲城热线


(小小说)

  第三滴血。

  她轻合双齿,让紧绷的指腹被挤压成苍白的一小片,殷红的新鲜血液快速地沁了出来。她用舌头舔了舔下齿,毫不犹豫地卷起了那一小滴液体,龙卷风似的狠厉,随后是顺着胸口滑下的微热。寒风呼啸着飞过,却未觉一丝冷意。新买的羽绒服真暖和,拢了拢膝盖,她守望着。

  十二个小时前,她刚好经过这天桥,正是市中心的坐标。站在桥上往下看,来来往往的车流彰显着这座大都市不独特的繁忙。站在这里,她恍然觉得,这里是纽约,这里是巴黎,她所一直向往的高处,此时好像并没有那么遥远。起码,包包里新买的口红出自那里——刚刚掏出了身上最后一枚硬币买下的最新潮的色号。真是开心呢,她想,好像站在了世界的中心。

  手机特有的提示铃声响起,拽着她的长发将她扯回现实。“您需要还款的数额为,20000元人民币。”两万元!她开始惊慌失措。明明一开始只是为了买一个小包,从父母那里实在骗不出来便借了同学推荐的校园贷款,这才几天,就翻了这么多倍!这些是母亲半年的工资,她又刚刚花掉了身上的最后一分钱,她该怎么办?熟悉的响铃声又让她打了一个寒噤。“MUSE酒吧。钱,人,你带一样。”

  姜黄色的长发张牙舞爪地飘着,若在往日她肯定要对着镜子整理半天,再发一张美美的自拍,可今日,她第一次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。她从来没有想过钱的问题,更没有想过自己为这笔钱付出什么,一直觉得很快就能还上这笔钱。迷茫地张望着周围,每个人脸上都是清一色的面无表情,就像在国际时装周上那些穿着高级定制的模特。他们会帮她吗,素不相识的人啊。她瞪大双眼,死死地按下了关机键。

  一个想法就在这时跳入了脑海,她不禁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高兴。找到了塞在垃圾桶旁的一小截粉笔,她在地上大大地写下:求助十元钱坐车回学校吃饭,谢谢各位好心人。就地坐下,抱紧膝盖,俨然一副钱包被盗的落魄大学生模样。事实上这也没错,落魄的大学生,她苦笑。

  天色早就暗过了,吮了吮指腹的血迹,她还一直坐在这里守望着。近二十个小时的滴水未进,让她的浸润了颜色娇媚的唇釉的嘴唇变得干涸,喉咙处更是火辣辣地疼,胃部的蠕动越来越强烈,抗议着主人的照顾不周。她现在仅仅想着人类最原始的需求了。

  面前各式各样鞋子带着泥水匆匆走过,她已经习惯了,似乎没有人会为她驻足。她心有不甘,凭什么我有如此漂亮的脸蛋,却没有人愿意帮助我?她想骄傲地扬起自己的脸,展现自己不一样的地方,可换来的,不过是两三眼的鄙夷,两三眼的怜悯。而这些,都是她根本不想看到的。

  双眼朦胧之中,她瞥见一双价格不菲的运动鞋停住了。压制不住内心的狂喜,她用力红起了眼眶,然后楚楚可怜地抬头,高大的男生正俯身借着手机的光看着地上的字。内心瞬间翻涌起室友爱看的言情小说情节,男生会爱上自己,会为自己的一切买单。想到这里,她又挤出了几滴泪水,自己的人生也许就靠此一搏了。快要压抑不住自己的笑声了呢,她想,自己的守望,终于是要结束了。

  男生随后站直了身子,开始从背包里掏着什么东西,是银行卡?她听说过,似乎有一个叫运通黑金卡的信用卡是没有上限的,不会真的是……嘴角的笑意已经越来越明显了,她低下头假装咳嗽掩饰过去。突然,她感觉到男生的动作停住了,慌乱地抬头间,她看到对面人的目光直接落到了自己放在一旁的小包上。借来的钱买的新款,人家也没用过几次呢,她舒了一口气,得意地想,是不是很好看的包包?自己的世界似乎是春暖花开了。对面的男生却不是她想象的眼神,他温和的双目一下子变得冷漠起来,为什么,为什么?径直走开,男生只留下了一个昂贵的背影。

  几股冷风混杂着夜色的寂静冲了过来,她猛然抬起一直垂在胸前的头,原来,不过是惊了梦里南柯,停在自己面前的,不过是一双普通的黑色布鞋。是被饥饿产生的幻觉侵了心智吧。她泄气地瘫下了身子,刚刚发生的这一切,仍然让她觉得一阵冷寒。期望过去,徒留凄凉。又一次深深地,绝望充斥了她的整个心灵。

  布鞋仍然停留在原地,没有离开。便宜货,她心想,就是自己的母亲常穿的那种,又土又丑,十双顶她一只口红吧。抬头,是一位老奶奶。老奶奶担忧地看着她,准备从随身的小布包里拿出零钱。她盯着老奶奶的脸,想着自己似乎不应该欺骗老人,自己一向是很敬爱老人的,记得高中的时候,她还去过养老院为老人唱歌呢。可她缺钱啊,她走投无路了。就在这时,老奶奶也看见了她放在一旁的小包。内心陡然一凉,她想,完了,都怪这个破包。但让她意外的是,老奶奶虽停了拿钱的手,却并没有马上走开,而是俯身轻声对她讲着话。

  她听见老奶奶说,闺女儿啊,你这包应该不便宜,拿去卖了吧,也好换个吃饭钱。

  不!她蠕动着沙哑的喉咙,我借贷款,欠债,不就是为了买这个包包吗?卖了还有什么意思?

  闺女儿啊,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吃饱休息好啊,一个包包算什么,再买不就得了。

  我……她蠕动着嘴唇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似乎自己一直渴望的,那些拼了一切也要拥有的,没有自己安稳静好的生活重要?但是,风怎么带出了眼泪?不,不,我所渴求的一切,那是我的,没有人可以夺走它们,连我自己也不可以。她披头散发地喃喃自语着。那些橱窗里暖光照耀着的漂亮皮包,那些面容冷艳的欧美模特丰润嘴唇上的色彩明艳的口红,一幕幕地晃过她的眼睛,那才是她想要的生活,她爱着那一切。

  那我借贷款有什么意义?她嘶哑了嗓子,低声吼着,那我活着有什么意义?

  那她这么长时间的守望,还有什么意义?

  最后的记忆,是老奶奶无奈的双眼,她放下手里捏着的一小叠整齐的绿色纸币,摇着头离开了。此时的她却欣喜若狂,她拿到钱了!可以去接着过她疯狂爱着的那种生活了,这难道不令人开心?她的守望,也算是终于有了结果。

 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,活动了一下完全酸麻的腿,险些又一次坐到地上。站稳脚跟,甩了甩长发,望着天桥底下的灯红酒绿,摁下了开机键,熟练地调出了打车软件。“MUSE酒吧。”她清了清嗓子,对着话筒说。“叮。”看到那四个字母和两个汉字出现在输入框里,她满意地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