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

首页-新闻亚洲城文艺

时光荏苒,永不忘那盏灯(神龙公司 辛国喜)

2018-01-05 09:22:46  来源:亚洲城热线


  初冬的季节,世界似乎变得荒凉许多,没有美好的景色欣赏,只好躲在屋子里,去回忆往事了。

  突然,接到一个北京老同学的电话,说是星期六,分别10多年的大学同学回学校聚会。听到这个消息,开始有点蒙,再后来有些激动,最后平静下来,心中不觉有些感慨,埋藏在心中10多年的那点回忆,又一点一点展开。

  10多年前的大学生,不像现在的孩子,身上带着钱,父母开车送。那会我的求学之路,算是比较曲折的。带着不多的学费,还有母亲给准备的衣服、被子、褥子,稚嫩的双肩背起沉重的行囊,先从山东老家到武汉,再到学校。

  学校在汉江边上,虽然不大,但是,对于在农村长大的我来说,也算是大地方了。初次远离故乡,一个人来到这么陌生的地方,虽然有些忧虑和担心,但是对大学的新生活,心中还是充满希望和期待的。安顿好床铺,很快,认识了几个新同学,然后大家一起去大武汉城里逛一逛,买点生活用品,再熟悉一下环境,开始了求学生活。

  我的同学们家境各不相同,有的来自城市,也有来自农村的。那个时候,生活费加上学费,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尽管我节衣缩食,但是,和城市的孩子比,还是有差距,幸亏有姐姐的资助,才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大学生活相比高中生活,要好很多。我们的高中在一个乡镇上,吃饭全靠每月末返校时,带点母亲烙的煎饼,菜呢,基本上就是母亲做的家常菜,咸菜,萝卜干,多放一些油,炒熟,找两个空罐头瓶子,装满,就是一个月的菜了。但是,那时候的同学,大多家里很穷,往往没过3天,菜就没了,大家便你吃我的,我吃你的,想想那种患难与共的场景,就不难理解同学之间的深厚感情了。

  大学的汽修课程比较多,也比较深奥,加之我也反思了高中时候的懈怠,所以立志好好学习。况且,我将来是一名汽车修理工,可不能做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工人,所以,学习还是比较辛苦的,晚上经常学习到深夜。学校食堂一般在6点就饭毕关门,而我有时候要学习到10点多、11点。那时候年轻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饭量特别大,尤其是冬天,每到夜晚学习结束,都是饥寒交迫,但是校园里漆黑一片,大门紧锁,连一滴水都没有,更别提吃的了。

  一个初冬的夜晚,我学习结束后从教室返回宿舍,早已是饥肠辘辘了,饥饿还能忍,但是口渴真的不行。回宿舍的路不远,路的旁边是一排教职工宿舍,只有靠近路边的小房子,从窗户里面透来昏黄的灯光,这是整个冬夜,最让我能感到希望和光明的亮点。

  那时候的夜晚不像现在这么喧嚣,接近11点,早就漆黑一片,朔风吹动路旁树上几片孤零零的叶子沙沙作响。寒风吹进我单薄的衣服里,让人不由自主地打起冷战,加上饥饿、口渴,窘迫的状况可想而知。本能让我停下脚步,来到小房子的门前,敲响了门,也许是在校园里,比较安全,不一会门打开了,开门的是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大娘,大约60多岁。当我说明来意,想找口开水喝,大娘把我让到屋里,给我倒了一碗开水,看到我的情况,大娘明白,我这是又渴又饿,看到羞涩的我还有些不好意思,大娘笑着说:“孩子,是不是饿了?”边说,边从旁边的抽屉里,拿出了2根火腿肠、一包方便面,不由分说,用开水给我泡了一碗热腾腾的面,我想,那是我今生吃到的最难忘的一顿美味佳肴。

  对于方便面,常出差坐火车的人,真的不愿意吃,然而,我至今还在回味黄大娘的那碗泡面。虽然10年过去了,那个饥寒交迫的夜晚,一个远在异地他乡的学子,那味道,那份情,却深深地埋藏在心里。后来了解到,黄大爷是本校退休职工,儿女都不在一起住,他了解到我们这些孩子的情况后,让黄大娘去批发了一些方便面、火腿肠,加价很少的钱供应,也不对外销售,基本上只为我们这些学习到深夜的孩子们准备,关键是,那一碗滚烫的开水,在那样寒冷的夜晚,温暖了我们的心。

  从此,我们学习到深夜也不用担心了,无论多晚,黄大娘家的灯光,永远是亮着的。在寒风中,在黑夜里,在每一个远离故乡和亲人的夜晚,那盏灯伴随我度过了3年的大学时光。

  又是初冬,10多年了,母校早已改换新貌,黄大娘的小屋肯定也不复存在,但是,让我一直牵挂的,还是深夜里,那盏曾经为我留守的灯光……有同学说,黄大娘还健在,黄大爷已经去世,虽然心生遗憾,但是,想到黄大娘还身体康健,心里感到丝丝的宽慰。

  如今,在繁华喧嚣的都市里,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是,母校黄大娘的那碗面,教我学会了感恩,寒冬里,也是黄大娘那碗滚烫的开水,让我感受到了被陌生人温暖的滋味。

  就要回到母校了,真希望在校园的深夜里,还能看到黄大娘窗前的那盏灯。